当前位置:内容详情
 
深入调查取证,耐心化解双方当事人心结---赵飞鹏、何松林
发布日期:2016/3/31 9:40:55 点击: 1225

一、案例简介:

   2012年8月12日被告孙某某从大包工头单国民手中买取65%的股份参与加工苍溪县石灶砂石厂的砂石料加工,单国民自己保留35%的股份。原告应某某从2012年起就在苍溪县石灶砂石厂打工,与被告孙某某与单国民建立了劳务关系,工资每月为5000元。2015年元旦,单国民将自己手中剩余的35%股份全部转让给本地人应某某与张某某,四人商定由孙某某、应某某、张某某三人共同分享砂石厂利润,承担经营风险。2015年3月19日,应某某在工作中不慎被机器齿轮压伤左2-5指,在当地简单包扎后,雇主孙某某立即安排车辆将原告送往成都现代医院救治。原告应某某于2015年9月28日经广元利州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伤残鉴定,原告的工伤伤残等级为六级。三被告认为不应由三被告个人赔偿而应由工厂赔偿及工伤保险赔偿,即使走劳务法律纠纷程序应由三被告个人赔偿,赔偿的总数额也不应该超过十几万元 。本案由当庭达成调解协议而解决。

二、案例过程:

在刚接到这个案件的时候,碰到了办案的诸多困难。

1、由于本案件中原告自身文化水平低,对法律知识了解程度不够,承办律师在接到案件时,已经即将要抵拢人身损害赔偿的1年的诉讼时效。办案时间紧迫,承办律师压力大。

2、由于案件的原告为浙江人,当事人所讲的普通话带有浙江方言,沟通难度有所提高,需要承办律师耐心反复沟通。

3、调查取证过程艰辛。

①户籍取证费周折。由于原告当事人在起诉阶段户口本上所记载的户口为农业户口,但是其所在地的村已随城市的发展转变为了城市范围土地,其自身的土地早在1999年之前已被国家征收,其属于失地农民。原告户籍所在的村会在2016年12月之前全部转为城镇职工户口。但起诉时,原告的户籍依然为农业户籍。为了让当事人能获得更好的陪偿标准,办案律师竭尽全力电话指导原告方远在浙江的亲戚,去当地社区、村委会、社保局开到了原告属于失地农民,从参加失地农民保险到今年年初全村由失地农民保险转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相关证明,证明了当地农民整体身份的变更,为原告起诉时的身份问题少清了障碍。

②事发地证据费周折。为了充分的收集证据,还原事发情况。办案律师专门开车前往苍溪县石灶砂石厂的砂石料加工地现场取证。进入砂石厂内的道路泥泞不堪,大型载货汽车碾压的车辙在泥土碎石路上分外明显,办案律师的小汽车在前往工地时恰遇小雨,路况更糟,因巨石碰上了底盘,险些不能脱困。最后终于成功进入砂石厂事发地内拍照取证,提取共同工作的工友的证人证言从而在法庭上还原了事发过程。

③耐心细致整理当事人的各种票据。当事人由于对诉讼程序的陌生,对提交给律师的证据都是杂乱无序未分组的。这就需要承办律师一组组的按证明目的去清理分组各项凌乱的票据。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的,雇主承担无过错赔偿责任,不存在免责事由。2010年7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其中已经没有了雇佣、雇员等字样,明确了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最高人民法院2011年2月18日发布《关于修改<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决定》,在第二级案由“三十、侵权责任纠纷”项下增加 “345、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删除了“特殊类型的侵权纠纷(包括雇员受害赔偿纠纷)”案由。说明雇员受害赔偿纠纷已变化为提供劳务者受害纠纷。所以我方坚持走劳务关系起诉的程序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挫败了对方当事人坚持我方应走劳动关系起诉的得图谋。

5、耐心对双方当事人进行劝导,坚持自身的合法诉讼程序与赔偿要求,合理的坚持与放弃一部分赔偿请求。如果不对当事人合理的说服劝导,一味坚持最高的赔偿数额,则势必会增加诉讼时间,增加对方当事人故意拖延诉讼周期,转移财产的诉讼风险,理性引导双方当事人回归一个合理赔偿数额上来。

三、案例结果:

通过调解达成赔偿30万的调解协议。法院退一半案件诉讼费给原告,三被告共同支付剩下一半的诉讼费用。

四、案例点评:

本案中法官开始还建议走劳动工伤程序起诉以增加原告的赔偿数额,被原告代理律师婉言拒绝。考虑到诉讼时效、被告支付能力及取证周期等多方面的客观限制因素,走劳务者受害责任侵权纠纷是本案的最佳选项。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侵权是指个人之间存在劳务关系的前提下,提供劳务者因劳务活动而受到伤害,在提供劳务者向接受劳务一方主张损害赔偿时,由双方根据各自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随着经济的发展,产生了大量的劳务关系。雇员在提供劳务期间受到人身损害日益增加。此类案件多数发生在一些小工厂、小作坊、农村自建房、装修、装饰及层层转包或分包后的小包工头等业务中,此类案件普遍存在以下几方面的特点:

  1、安全意识淡薄。提供劳务者一般缺乏必要的安全知识和专业技术,接受劳务一方往往不对提供劳务一方进行基本的安全教育和培训,要求提供劳务一方超负荷工作,违章蛮干,双方忽视安全问题,导致事故频发,造成意外伤害。

  2、法律意识差。接受劳务一方,多数为农民工,文化程度偏低,法律知识欠缺。由于经济不宽裕,受到伤害后,维权能力差,权利难以得到保障。

  3、赔偿主体难确定。接受劳务一方与提供劳务一方一般未订立书面劳务合同,几乎都是口头承诺,或者只是经人介绍跟着某某干活或者干某某活等,去留随意性大,权利、义务关系不明确。纠纷发生时,提供劳务者往往难以正确确认索赔对象,导致同一受害事实反复起诉,增加当事人诉累。

  4、获得赔偿难。不同于劳动关系,提供劳务者不能如劳动者因工受伤享有工伤保险待遇,接受劳务者也无法通过社会保险的方式分散用工风险,发生事故时接受劳务一方经常无力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受害人难以获得赔偿,造成该类案件上诉率高、上访率高、执行难等,矛盾尖锐,不利于纠纷的解决。